<optgroup id="puvos"></optgroup>
<output id="puvos"><ruby id="puvos"><div id="puvos"></div></ruby></output>
<mark id="puvos"><sup id="puvos"><rp id="puvos"></rp></sup></mark>
    1. <code id="puvos"></code>
      <blockquote id="puvos"></blockquote>
      <output id="puvos"></output>
    2. <var id="puvos"><strong id="puvos"><em id="puvos"></em></strong></var>

      首頁>新聞中心>新聞動態
      搭建國企平臺 撬動前海金改 ——《經濟參考報》專訪前海金控董事長李強
      作者 趙瑞希
      信息來源:經濟參考報 發布日期:2018-02-02 17:58:59
      首家港資控股基金公司、首家港資控股證券公司、首只“前海概念”離岸人民幣債券、首單跨境人民幣銀團貸款……金融改革的很多“首個”都在深圳西邊的一片填海而成的灘涂之上誕生。
       
      這里是前海,承擔著深港合作的歷史使命。
       
      這些“首個”的背后,都有一家國企的身影——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
       
      “農民”和“傳聲筒”,是前海金控董事長李強給公司的角色定位。他說,“首個”看似榮耀,實際過程艱辛。前海金控的職責是在前海這片試驗田里當好一個農民,在深港金融合作中做好一個傳聲筒。
       
      多“首”落地國企平臺撬動前海金改
       
      2012年6月,《國務院關于支持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開發開放有關政策的批復》給予前海22條政策,支持前海在金融改革創新方面先行先試,以“特區中的特區”的身份,建設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試驗示范窗口。
       
      2013年,前海管理局發起設立國有獨資金融控股平臺——前海金控。此后的幾年里,多項“首個”金融改革試驗項目落地前海。
       
      2016年6月,前海金控與恒生銀行合作發起設立的恒生前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獲批籌建,成為內地首家港資控股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2017年6月,前海金控與匯豐銀行合作發起設立的匯豐前海證券有限責任公司獲得證監會批準籌建,成為內地首家港資控股證券公司。匯豐前海證券的成立,不僅突破了以往外商投資辦法中外資不能控股證券公司的限制,也突破了以往外資只能和內地證券公司合資設立投行業務子公司的限制,標志著CEPA(《關于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框架下對港資開放的政策在前海得到了全面落實。
       
      2015年4月,前海金控赴港發行首只“前海概念”離岸人民幣債券,發行規模10億元,認購規模131億元,超額認購12倍;2014年12月,前海金控與深港兩地共6家金融機構組成的銀團完成首單跨境人民幣銀團貸款簽約;2016年3月,前海金控牽頭聯合多家企業共同發起設立的前海再保險公司獲批籌建,成為內地第一家由社會資本主導的中資再保險公司;2015年5月,前海金控與25家證券公司、保險公司、互聯網公司共同出資設立的中證信用增進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成為經中國證監會批準設立的唯一一家為資本市場提供增信服務的專業機構……
       
      此外,前海金控還與港交所、東亞、中金、東方、華融等多家境內外知名企業合作,引導培育一批重大金融產業項目落戶前海,初步搭建起以保險/再保險、證券期貨、基金、資產管理、金融外包服務為主的多元化綜合金融業務體系。
       
      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前海累計注冊港資企業6472家,預計2017年區內港資企業納稅額約37億元。
       
      “‘首個’看似榮耀,但過程艱辛,不能只算經濟賬”
       
      亮眼的成績單下,也存在過爭議:為什么前海要專門成立一家金融類國企?為什么在市場經濟如此活躍的深圳,在改革創新的先鋒地前海,金改的“首個”突破頻頻與國企相關?
       
      “2013年前海金控設立之初,就有過一些爭議,有聲音說前海的金融改革可以單靠市場的力量。”李強說,前海是我國金融改革的試驗田,國家對前海是有期待的,前海也陸續爭取到了一些政策。但站在政府角度,僅僅有政策,在金融產業引導和政策落地上力度是不夠的。
       
      “很多業務探索,‘首個’看似很榮耀,但過程其實很艱辛。創新是要付出很多代價的,算經濟賬不一定算得過來。”李強說,“前海有必要成立一個金融公司去落實國家金融政策,通過合作方式形成產業集聚,做金融創新的探路者。這種探路一定是披荊斬棘的,不斷優化方案,讓政策變得可操作、可落實。”
       
      在李強看來,成立前海金控的初衷,并不是讓國企占據政府資源,把公司做到多大,而是為金融創新積累了多少可推廣的經驗,為深港合作發揮多大作用。
       
      “我們在這片試驗田上做個農民,去種地,去看看價值和風險,提出經驗和意見,不斷優化和改進,發揮試驗田作用。”李強說,“國家的金融政策先在這里試一單。這一單,先不去計較會帶來多大的經濟效益,但意義重大。在這里試驗,試錯的話,要承擔成本。試驗成功了,就要推廣和復制。前海,為深圳乃至整個國家的金融改革和創新,積累經驗。”
       
      “境內外金融監管規則不同,我們充當‘傳聲筒’”
       
      每一項金融改革創新都涉及金融監管規則的調整,每一個深港金融合作項目,都牽涉兩地金融規則的相互碰撞和適應。
       
      “監管規則必須與市場環境相適應。境外成熟市場非常看重市場主體的自律,在原則監管的框架下看似給金融機構較多自主權和彈性空間,卻實實在在將壓力傳導給了金融機構。境內市場的誠信環境尚在不斷完善中,監管機構與市場主體之間的博弈色彩更濃厚,監管規則也顯得剛性十足,有時候過于死板的規則可能難以適應形勢的變化。”曾在監管部門工作過的李強介紹:“在匯豐前海證券項目的審批過程中,監管部門深入剖析匯豐實際情況,在審慎監管原則下也體現適度的靈活。同時,深圳證監局在前海設立了監管辦公室,近距離觀察這個‘試驗品’,盡早發現問題、盡快解決問題,為進一步對外開放積累相配套的監管經驗。”
       
      相互知悉與了解的過程,光靠境外金融機構去推動,比較難。前海金控充當了“傳聲筒”,充分了解境外金融機構的需求和疑問,也充分了解境內的監管規則,尊重彼此之間的差異,解釋這種差異,并推動雙方尋找縮小差異的方法。
       
      多年的接觸,李強對境外金融機構也有自己的認識。他認為,境外和境內金融機構應該在內地市場實現差異化發展。“比如,中資證券公司最賺錢的業務是經紀業務(買賣股票業務),服務千千萬萬的老百姓。但這項業務服務成本非常高,外資證券公司業務主要是針對高利潤的機構投資者。”
       
      李強認為,引入境外金融機構,會給內地市場帶來很多國際化的經驗。他說,境外金融機構有幾個特點:第一,有耐心,有長遠的戰略布局,而不是急功近利型的;第二,全球化機構不僅要符合境內監管要求,還要符合其他境外監管要求,會選擇更嚴格的監管要求。比如,合資合同中對反洗錢、反貪污腐化、反商業賄賂、國際仲裁等內容都落實進去;第三,全球化布局,在境內設立企業時考慮的是怎么整合資源,在龐大的大體系中去服務整體業務。
       
      “我們希望未來境外金融機構能帶來更新的東西,這些東西有利于推動境內金融機構的成長和壯大。”
      上一篇:江蘇泰州市長史立軍一行到訪前海金控
      下一篇:前海金控召開2017年度工作總結會議
      贵州11选5走开奖势图